熱搜:南懷瑾 |證嚴上人

分類瀏覽

 當前位置:首頁 - 書評與書摘 -書評中心 
             

書評詳情                

系統的經濟學與偏執的基因
——簡評甘潤遠專著《螺網理論》
陳軍昌
據考古發現,我們人類祖先都來自非洲,人類祖先在不同時期陸續走向地球各個角落,因適應不同環境,最終演化成了不同的人種、民族、社會和國家。生物進化不僅改造人類身體外表,同時也改造著人類的基因,即所謂的“優勝劣汰,適者生存”。在人類進化后的基因類型中,總有一些是能令人更喜歡“仰望星空”,使人更偏好于進行思考、研究和創新。擁有這類基因的人,也許偶得靈光即終成巨著,也許困擾一生卻難悟混沌。這類人大多百折不回,甘享孤寂,潤之若怡,遠望時空,上下求索,癡心偏執。譬如:王陽明困頓在貴州龍場、馬克思徘徊于大英博物館、楊小凱輾轉在湖南洞庭湖、居里夫人忙碌于實驗室 … …
       也許,甘潤遠身上也有這種偏執的基因!堵菥W理論》一書(復旦大學出版社2016年9月出版)是他十年磨一劍的癡心之作,全書近50萬字,體現了他的心血、執著和追求。難能可貴的是,他不僅偏好“仰望星空”,而且愿意低頭做一些實事。他曾在位于深圳的中國風險投資研究院工作,后又到上海從事新聞出版、動畫制作、基金管理等工作。
       有些人的學問是隱在骨子里、顯在言行里、融在精神里的。這些人最終會把做學問、做事、做人統一起來,做到表里如一,言行一致,身體力行,知行合一,甚至達到天人合一。這很難,需要天賦,也需要偏執。我認為,這種偏執出來的學問大多是真學問、是好學問。譬如,黃有光教授最初是以研究福利經濟學而聞名世界的,他積極倡導以快樂作為效用指標,他本人就常常令自己快樂的大笑,他也常常樂于助人并讓他人快樂。黃有光教授是經濟學界知行合一的典范。據我觀察,甘潤遠也正走在這條路上。
       《螺網理論》是一部多學科交叉的學術著作,倡導以系統的、整體的、聯系的觀點來看待整個世界,把經濟學、社會學、人類學、文化學、政治學融合,把微觀經濟學、中觀經濟學、宏觀經濟學融合,把企業系統、行業系統、產業系統以及國民經濟系統融合,從一個大尺度的時空來理解人類社會演化和經濟發展。作者反對單一變量決定論,強調多因素的合力決定人類社會的發展。
       《螺網理論》一書的結構框架是從人類認識世界開始,強調整體與通才的作用,然后探討“思維范式演變和哲學基礎”,從而引出系統科學和進化論的哲學思想,闡述了自然系統和人類系統的基本層次,綜合運用系統科學的哲學思維、生物進化論的基本范式和結構功能主義的基本方法,總結了人類社會演化發展的四大規律(即分叉律、協同律、分形律和周期律)。隨后,作者又分別從“微觀—企業”、“中觀—產業”和“宏觀—國民經濟”這三個層次分析了經濟系統的結構和功能,最后論述了國家與社會系統的結構、功能和演化圖景。
       《螺網理論》一書“致力于構建一個完整、全面、有序的人類社會演化圖景”。從研究方法來看,作者希望借鑒其他學科對經濟學理論進行創新,這是經濟學說史中常有的一條理論創新道路。人類現有的所有理論知識都源自對同一客觀世界的認知,不同的認知角度形成了不同的學科知識,不同的學科知識之間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存在著嵌套、互補、協同演進等關系。經濟學與其他學科之間也是如此。經濟學理論的每一次進展大多與其他學科(尤其是自然科學)的進展有關。例如,微積分數學、經典力學、生物進化論等理論都曾對經濟學理論的發展發揮過重大影響。同時,經濟學理論也會影響其他學科的發展。近代以來,經濟學的研究方法也越來越多的被應用于其他學科,甚至滲透到社會科學的各個領域。正因此,經濟學的這種滲透甚至被人們稱為“經濟學的帝國主義”。
       系統論及其相關理論是20世紀人類科學研究的重要成果,主要有系統論、信息論、控制論、耗散結構論、協同學、超循環論、突變論和混沌學等理論,它們被應用于氣象、地震、金融、經濟、航空等領域!堵菥W理論》一書將系統論及其相關理論的基本思想運用到經濟學理論研究,這種嘗試值得提倡。類似的研究工作,在國際學術界還有:德依(Day,R)研究非規則增長周期;鮑莫爾(Baumol)和夸得特(R.E.Quandt)用混沌模型研究利潤與廣告的關系;底考斯特(D.P.Decoster)和米契爾(D.W.Mitchell)研究貨幣動力系統混沌問題;索耶斯(Sayers)、巴雷特(Barnett)和弗蘭克(Frank)等人都在股票、證券、期貨、外匯交易等市場產生高頻經濟數據的經濟活動中找到了低維混沌吸引子;青木昌彥研究社會與經濟制度的嵌套演化等。在這方面進行研究的華人學者包括:陳平研究了經濟混沌現象;黃登仕和李后強對經濟系統中的分形特征作了較深入研究,并對香港黃金價格、深圳股市價格等進行了預測和實證研究;王春峰和康莉等利用混沌經濟學和向量自回歸(VAR)方法實證分析了我國通貨緊縮的成因及發展趨勢;沈華嵩提出了確認經濟混沌的理論模型;楊小凱的《經濟控制論初步》等。
       應該注意的是,非線性科學、復雜性系統等理論不同于非線性規劃,后者主要是數學理論的進展(楊小凱曾用之于研究分工結構),前者主要來源于人們對客觀世界的新認識,盡管其中也借用了數學邏輯,但它們對經濟學理論的變革意義更加深遠。系統論及其相關理論很可能將導致經濟學理論的又一次革命。
       關于《螺網理論》一書,我想與作者就以下幾個問題進行商榷:
       1、通才與分工、專業化。作者強調通才的重要性,反對過度專業化。類似的問題馬克思在《資本論》中也有提及。例如,他說工人在工廠流水線中被異化成一個個“部件”,離開了流水線,他們就啥也不是?墒,另一方面,恰恰是分工專業化導致了工業革命,是分工專業化提高了工廠的生產效率。專業化的作用最早由亞當•斯密提出,他發現工廠流水線的分工專業化可以極大提高生產效率,還發現在市場體系中“看不見的手”的作用,也就是社會分工被“看不見的手”組織起來,形成市場整體的繁榮。所以,一般來講,從大的時間尺度來看,一個社會越是發展,社會的分工專業化水平應該越高,專業被越分越細,專業知識也因此向海量發展。像古代那樣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曉很多學科的亞里士多德式的通才型人物,在現代社會是不可能出現了,反而是人工智能正在適應知識爆炸的當今社會。將來,出現人工智能通才的可能性將遠遠大于人類自身。
       2、社會系統的研究困境。假如將人類社會當做一個系統來研究,從整體論的角度是合理的,但是至少面臨兩個困境難以解決。一是人類社會的系統復雜性使得研究成為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尤其是社會系統還在不斷變化中。否則,計劃經濟就不會失敗。二是研究者不可能成為不影響研究目標的旁觀者。因為研究者本身也是研究目標的一部分,研究者對于研究目標的影響會隨著研究者的名望和能力的提高而加大,最后終將導致這樣的研究失去客觀性。所以,類似于量子力學中微觀粒子的“測不準定理”也會在社會系統研究中重現。
       3、不同學科專業理論之間的和諧。借用其他學科的理論、概念是理論創新的一種途徑,但必須要高度重視理論間的差異,要注意新理論的自洽性。好比從別人身上移植器官,必須要高度重視排異反應。所有新理論的構建都應該有一個完整的范式,新理論的每個“部件”應該和諧一致。因為系統論及其相關理論現在還在不斷發展中,所以借用其理論用于經濟學理論的創新也要注意自洽性問題。簡單的把系統論及其相關理論的一些概念借用來構建一個新理論框架,看起來很新穎,但一定要把這些不同的“部件”真正鍛打在一起,形成一個和諧的新框架,這樣做無疑很難!堵菥W理論》僅僅是在這條道路上剛剛出發。建議作者在構建數理研究范式方面再深入一些,這將有利于構建一個自洽的研究體系。
       最后,建議作者在兩個方向上對《螺網理論》一書進行完善。一是跟進系統論及其相關理論的新進展,尤其要在非線性、人工智能和模擬技術等方面深入了解。新銳歷史學家尤瓦爾•赫拉利在《未來簡史》一書中說“生物本身就是算法”,并描述了人類生物體如何在決策中體現算法。他說:“我們99%的決策,包括配偶、事業和住處等最重要的人生抉擇,都是由各種進化而成的算法來處理的,我們把這些算法稱為感覺、情感和欲望”。那么,我們的社會系統同樣可以通過算法來研究,并借助計算機和人工智能工具,應該能更好的研究社會這一復雜的有機系統。二是深入了解最新的經濟學理論,加強數理邏輯的運用。對于以后的研究,建議不要定太大的題目,而是選取《螺網理論》中的某一個點深入研究下去,做到精深獨到。
       (作者為江西省社保中心基金管理處副處長,經濟學博士)
      
 
   

地址:上海市國權路579號
郵編:200433
電話:021-65642854(社辦)
傳真:021-65104812

 
 

版權所有©復旦大學出版社,2002-2020年, 滬ICP備05015926號

            


 

棋牌推广